>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热门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

- 编辑:金沙贵宾会 -

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

 

 

 

 

 

 

 

 

牐牭鼻康撩前炎约合此⒐两三次以后。再加上梳了梳头发,他们的面貌就变得焕然一新了。但巴士贤还不太满意。他觉得他们的头发长得太多,脸上的胡子也很长。他让他们理理发,打扮打扮。理发师来了,带着剪子、梳子和刮脸刀。他还带来了他的单簧管,因为他除了当理发师外,还是豆蔻镇乐队的一个成员。他平时只要一有闲空,就吹起这个乐器或唱歌。
理发师之歌
牐犖矣旨粲中蓿又理又梳,
牐犝天给人打肥皂和擦油。
牐犖易钕不兜氖露,
牐犑浅歌和把交响乐演奏。
牐犇愕弥道,我是指挥。
牐犑嵌罐⒄蚶侄拥耐吠贰
牐牭蔽掖灯鸬セ晒埽
牐犖叶陨活就心满意足。
牐牐ǖセ晒芏雷啵
牐牰疟妊哦啻卫吹昀铮
牐牥阉那有名的胡子修理。
牐犖野阉洗得泡沫纷飞,
牐犓那银白色显得更为美丽。
牐犖矣妹巾把它包好,
牐犎缓笪矣职训セ晒艽灯稹
牐犖易喑鲆恢в琶赖那调,
牐犞钡剿的胡子变得又干又神气。
牐牐ǖセ晒芏雷啵
牐犖沂悄敲聪不段业牡セ晒埽
牐犛惺蔽铱梢源邓一整天。
牐犖乙槐叱《理发师之歌》,
牐犖乙槐甙押子慢慢修剪。
牐犖沂崃擞中蓿修了又理,
牐犖业幕疃干得非常圆满。
牐犚蛭我在唱《理发师之歌》,
牐犕时在吹我的单簧管。
牐牐ǖセ晒芏雷啵
牐犠魑一名理发师,他得在这三个脑袋上下一番功夫,因为它们上面长的头发是又乱又蓬松。每个脑袋他得大加洗擦才能插得进梳子。他每次用梳子梳一下,乐纳丹就大叫一声,贾斯佩就发起脾气,说这种洗头的方式是无聊透顶。可是理发师却不管这些,他知道一个人应该有怎样一副外貌,人的头发有时得洗一洗。
牐牭彼把一切应做的事都做完以后,他就在他们头上喷些香水。这使得贾斯佩又打喷嚏,又好笑。他嗅了一下说:“这种香气倒是蛮好闻的。”
牐犂矸⑹τ职阉们的头发梳了几下,梳成分头。他们变得相当时髦。他们也感到骄傲,不停地在镜子里瞧自己的尊容。
牐牎八也不会再认出我来了!”贾斯佩说。
牐牎八也不会相信,这就是我!”哈士贝说。
牐牎安换嵊腥丝吹贸鑫揖褪抢帜傻ぃ 钡谌位说。
牐犂矸⑹Ω赏炅嘶疃以后。就取出他的单簧管休息一会儿。当他在吹奏的时候,这三名强盗就坐着一动不动,静静地听。
牐牎澳愦档煤懿淮怼!奔炙古逅怠
牐牎澳慊怪道有什么人会吹奏吗?”理发师问。
牐牎拔颐腔帷!奔炙古逅怠
牐犝馐且辉蚓人的新闻。
牐牎澳忝牵俊崩矸⑹ξ剩“你们会吹奏吗?”
牐牎耙坏愣也不错,”贾斯佩说,“在我们当强盗以前,我们原是街头音乐家呀。”
牐犂矸⑹Χ话没说,把单簧管递给他。“吹个曲子,看你们能干些什么。”他说。
牐牎拔也换岽的羌沂玻”贾斯佩说,“我吹巴松管——如果你知道那是什么家什的话。”
牐牎肮士贝会吹笛子,”乐纳丹说,“我会打鼓,敲碟子盖或者任何其他的东西。”
牐牎肮怨裕你们几个人倒可以组成一个乐队啦。”理发师叫出声来。
牐牎拔颐遣荒埽”贾斯佩说,“我们现在什么乐器也没有了。”
牐牎奥舻袅耍”哈士贝说,“卖了二十五块钱。”
牐牎拔颐鞘呛涂蛋呀。”乐纳丹说。
牐犂矸⑹Ρ涞眯朔芷鹄础K问他们:如果他给他们弄到一根巴松管、一管笛子和一个鼓。他们是否真的能够演奏。
牐牸炙古逅担骸暗比荒堋!闭庋,理发师就答应,他将想办法弄到这些东西。于是他便直接回到镇上去了。
牐犓离开后,巴士贤大娘就把强盗们的饭食送来了。
牐犓大吃一惊,差点儿把饭盘失手落到地上去。
牐牎拔业睦咸煲!”她大叫一声,“你们几个人一下子就变得这样漂亮起来了,真没有想到。”
牐牎盎瓜窀鲅子,对吗?”贾斯佩说,往镜子里瞥了自己一眼。
牐牎澳悴荒茉俪你那支歌了,巴士贤大娘,”哈士贝说,“那支歌里有这样一个句子:‘我知道他们脏得不堪,但……’”
牐牎叭绻你愿意的话,你还是可以唱呀。”乐纳丹说,因为他想起了这支歌结尾的那一句:“全身洁净,风度翩翩。”
牐犂矸⑹很快就回转来了。带来一个鼓、一对铙钹、一管笛子和一根巴松管。
牐牎罢馊是为了你们的乐队。”他说,虽然他不太相信这些强盗真的会演奏。贾斯佩非常喜欢那根巴松管。他把它抚摩来,抚摩去,好像它是一件心爱的东西。
牐牎暗蔽颐腔故墙滞芬衾旨业氖焙颍我就有一根与这一模一样的乐器。”他说。
牐牴士贝拿起笛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说:“我过去也有一管这样的家什。”他吹了一两个小调,理发师欢呼起来,高兴得不得了。“你会吹!我看得出来!你真的会吹!”
牐牸炙古逦⑿ζ鹄础!爸灰乐纳丹把鼓和铙钹准备好,”他说,“我们就可以立即为你演奏一支《街头音乐家进行曲》。这是我不久以前编的。”
牐牎白急负昧耍”乐纳丹说,“我们开始吧。”
牐牎白急负昧恕!奔炙古搴凸士贝也齐声说。
牐犓们开始演奏贾斯佩说的《进行曲》。他们演奏得真好,理发师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乐纳丹每次击鼓,理发师就往空中跳一下。“好哇!好哇!”他大声高呼。
牐牥褪肯鸵蔡到了这音乐,他也连忙赶来参加。
牐牎罢馐翟谑翘好了。”他大声说。理发师对他喊:“我也得学会这个《进行曲》,把它教给杂货店老板、安德生先生和我们的鼓手,好叫我们豆蔻镇的乐队能在明年的游艺会中演奏它。”
牐牎拔颐腔够嵫葑嗔硪恢Ю智,同样好,”贾斯佩说,“那是一支华尔兹舞曲。理发师如果按照它的拍子跳舞,那就要比按照刚才这个曲子跳舞漂亮得多。它会叫每个人都来跳舞。请听。”
牐犝飧鲂碌那子比《进行曲》更使理发师喜欢得不得了。他要求强盗们把这个曲子也教给他。
牐牎澳阏媸且桓龇浅:玫睦矸⑹Γ”贾斯佩说,“你在我们头发上下的功夫真是太奇妙了。我们一定也把这支华尔兹舞曲教给你。”
牐牎暗是只能在明天开始。”哈士贝说。“我现在得出去一下。”
牐牎澳阕夹砉士贝出去吗?”理发师惊奇地问。
牐牎岸裕”巴士贤说,“他得去喂一头狮子,他早就该去了。”
牐牎澳敲辞朊魈炖窗伞!惫士贝掉过头来说,“我们将把整个《进行曲》教给你,包括华尔兹舞曲——如果您愿意的话。”  

牐牭惫士贝从监牢里走出来以后,他就背着一袋子食物去看狮子。路途并不很近,而且天也晚了。当他走近屋子的时候,他听到狮子已经在烦躁地咆哮。
牐犑导噬纤不值得发那么大脾气。因为他们把它伺候得相当舒服——当然只是就狮子而言。他们已经把通向院子的那个门打开了,院子外面围了一道墙,狮子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到院子里去玩。如果外面的天气不太温暖,它也可以在卧室里躺在床上睡大觉。
牐牴士贝把钥匙在门锁上转动了一下,当他走进来的时候,狮子正站在门里等待。它一见到他就跳过来,几乎把他扑倒。它舐着他的脸。
牐牎昂昧耍好了。老家伙,”哈士贝说,“不要兴奋得太过火了。让我把食物从袋里取出来吧。”
牐犛谑撬打开那些可口的肉制食品。又取来一桶水。
牐犓把巴士贤赠送的那份礼物递给它——牛奶巧克力糖。“这是你的点心。”他说。这些东西摆出来后,狮子看上去似乎感到很满意。哈士贝在它的下巴下面搔痒——它非常喜欢这一套动作。
牐牎拔液芪你感到可惜,狮子,”哈士贝说。“你没有像我们一样被抓走。你知道,我们也没有办法帮助你。目前你只好单独住在这里,但我们不久就会回家。我最好现在就回去,不然巴士贤先生就会生我的气。再见吧,放乖一些。”
牐犓当着狮子的面把门锁上,然后回到镇上来。
牐犂矸⑹γ刻斓郊嘤里来聊聊天,同时也学习演奏强盗们的《进行曲》和华尔兹舞曲。作为还礼,他也教给他们一些自己作的曲子。强盗们从早到晚都在练习。对于这一切,巴士贤和他的太太也都感到高兴。警察局就这样变得生气勃勃起来了,好像这里每天都有一个游艺会在进行。
牐牪还有一件小事使巴士贤感到不安,那就是为狮子弄食物。它吃得太多,而香肠店主对于自己店里的肉食又非常吝啬。
牐牎八说他不能再无偿地提供肉食。”有一天巴士贤对贾斯佩、哈士贝和乐纳丹说。
牐牎罢庹娌恍摇!惫士贝不安地说。
牐牎拔颐堑孟氡鸬陌旆ㄎ狮子找食物。”巴士贤说。
牐牎耙残砦颐强梢酝狄坏愣来。”哈士贝说,完全忘记了他是在什么地方,忘记了巴士贤会生气。
牐牎澳忝遣荒茉俑烧庵质拢”他吼着,“不准再盗窃!我不准!”
牐牎八说得有道理。”乐纳丹说。
牐牎斑恚我们能不能到乡下去转一圈。为弄到一点儿肉食而作一次演出?”贾斯佩建议说。
牐犝馐卑褪肯驼嬲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牐牎拔蚁肫鹄戳耍”他大声说,“我们可以在广场举行一个音乐会,人们会买票来听音乐会的。收得的钱就可以用来买东西给狮子吃。”
牐牎罢飧霭旆ㄌ好了。”理发师说。
牐牎耙衾只嵩趺纯呢?”贾斯佩问。
牐牎拔依窗才拧!卑褪肯退怠!澳忝且考虑的就是你们将要演奏什么。”
牐牎澳阌邪盐眨人们来听音乐会时会付钱吗?”乐纳丹问。
牐牎拔沂怯邪盐盏摹!卑褪肯退怠S谑撬便离开,去安排音乐会了。
牐牭诙天,广场上贴出了一张吸引人的海报。上面用特大的字体写着这样的字:
牐音乐会
牐牻在广场上举行
牐犖一个正在挨饿的狮子募捐
牐牰罐⒄蚣嘤乐队将演奏:
牐1.《贾斯佩进行曲》
牐2.街头音乐家的华尔兹舞曲
牐3.安德生先生创作的《长寿进行曲》
牐牐ㄈ氤》眩撼赡耆巳分、孩子二分)
牐犚徽天,人们只要在这张海报面前经过,他们总要停下来看看它的内容。到了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广场上就已经挤满了人。
牐犂隙疟妊诺匠×恕K辗乒霉谩⑿⊙Ы淌Α⒍嗝住⒗衬、小贾莱娅以及其他许多人都到场了。理发师坐在一张桌子旁,上面放着一个钱盒,里面收集了许多钢币和铜币。像平时一样,巴士贤是主持人,他发表了一篇简短的演说:“欢迎各位来参加这个极不平常的音乐会。对于大家的光临,我感到非常高兴。这意味着狮子将会有许多钱来买食物。现在让我向各位介绍我们乐队的成员:贾斯佩演奏巴松管,哈士贝吹笛子,乐纳丹打鼓和做其他的一些小事情。第一个节目是《贾斯佩进行曲》。”
牐犂侄佑谑蔷脱葑嗥鸾行曲来,接着就是华尔兹舞曲,最后是《长寿进行曲》——这是他们跟理发师学的。
牐犆扛鼋谀垦葑嗤旰螅广场上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牐犚磺薪崾后,大家都认为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优美音乐会。警察巴士贤严肃认真地把这些钢币和铜币加起来——一共有十五元五角,全部用来充当狮子的伙食费!  

牐犆挥卸啻笠换岫,贾斯佩、哈士贝和乐纳丹穿过了广场。他们遇见了面包师。他正站在他的店门口,向四处望。
牐牎叭瞻玻”他说,“请原谅我,你们谁想找一个做面包的活儿干吗?现在人们吃得太多了,我需要有一个助手。”
牐牎罢庹是乐纳丹愿意干的活儿,”哈士贝说,“他是一个非常喜欢吃面包和糕点的人。”
牐犂帜傻じ械椒浅8咝耍几乎不相信他的耳朵。“我真的要成为一个面包师了吗?”他问。
牐牎凹偃缒阍敢獾幕啊!泵姘师说。
牐牎拔乙恢本拖氲币桓雒姘师。”他说。
牐牎拔医给你高工资,”面包师说,“而且,你喜欢吃多少糕点就吃多少糕点。”
牐牎鞍。面包师先生!”乐纳丹感动地说,“我能马上就开始干活儿吗?”
牐牎暗比荒堋!泵姘师说。
牐牎鞍。我得先去向警长报告一下,”乐纳丹说,“他一定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牐牎扒氪我问候他。”面包师说。
牐犂帜傻ぢ砩先ハ虬褪肯捅ǜ嬲飧鱿息。
牐牎岸裕这很好!”警察说。
牐牎笆堑模”乐纳丹说,“不管什么时候,你和巴士贤大娘过生日,你们一定可以得到一大块蛋糕,上面写着‘面包师乐纳丹敬贺’,决不会失误。”
牐牎拔颐腔岷苄郎湍愕拿酪猓 卑褪肯痛竽锼怠
牐牎斑恚现在贾斯佩成了消防员,乐纳丹成了面包师,那我该怎么办呢?”哈士贝说。
牐牎澳阆不陡墒裁矗俊卑褪肯臀省
牐牎拔也缓盟怠!惫士贝说。
牐牎八蛋桑也许我能想想办法。”巴士贤说。
牐牎耙说出我所喜爱的事情,那也很容易。”哈士贝说。
牐牎澳敲淳退蛋桑 奔炙古逅怠
牐牎拔乙恢毕氲币桓雎硐吠帕彀唷!惫士贝说。
牐牎暗币桓雎硐吠帕彀嗍窃俸貌还的事。”巴士贤说。
牐牎跋穸罐⒄蛘庋的一个地方。早就该有一个马戏班了。”
牐牎拔乙簿醯盟应该有。”贾斯佩说,他想帮哈士贝一下忙。
牐牎拔乙丫有一头狮子,”哈士贝说,“它会成为马戏班一个有用的成员,它是那么温和、友善。”
牐牎拔颐窃谕砑湟部梢岳窗锬忝堑拿Α!奔炙古逅怠
牐牎拔颐强梢缘甭硐钒嗟睦质ΑQ葑辔颐潜嗟摹督行曲》。我们可以把它改成一个大型的《马戏班进行曲》。”
牐牎拔颐且欢ǖ糜幸桓雎硐钒啵 卑褪肯退怠K永远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
牐犝庋,一切事情都得到了愉快的结果——对豆蔻镇和这三名强盗也是一样。镇上现在有了一位穿着整齐制服的消防员,一个拥有狮子和乐师的马戏班。面包店里的食物也很充足,因为乐纳丹成了面包师的助手。
牐犚欢问奔湟院蟆<炙古逡步峄榱恕N医不告诉你,他的爱人是谁。你自己可以猜测——不过这是一位大姐,一位喜欢把一切东西布置得干净、有条有理的大姐!
牐牰罐⒄虻纳活继续按照它愉快的方式进行。香肠店主供应牛排和香肠;杂货店老板,像平时一样,什么货都进一点儿;理发师为人们修整面容,还吹单簧管。
牐犜诟咚上,老杜比雅继续观察天气。多米、莱莫、波尼和小贾莱娅的日子都过得挺不错。苏菲姑姑、警察巴士贤的日子也过得不错。夜里每个人都可以稳稳妥妥地睡觉,因为,你知道,豆蔻镇现在已经再没有强盗了!  

牐犌康撩前训绯悼走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呆在家里。
牐犜谒们的那个贼窝里,一切仍然是像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地方一切都乱七八糟的。他们成天只是争论谁应该收拾屋子。他们谁都不喜欢干活儿,因此从来就没有人收拾房子,卫生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坏。他们谁也不愿意洗刷,因此盘子和饭锅就从没有洗刷过。东西只要用过以后,谁也不把它们收拾起来,因此,杯子和盘子、罐子扣饭锅、衬衫和鞋子、衣服扣子扣钱币到处都是,乱作一团。强盗们只要一走动,就会绊着一些东西。
他们成天找东西
牐牴士贝的帽子飞向何方?
牐犑裁炊西都不知去向。
牐犇侵换鼓艽迪斓钠瓶谇僖彩ё伲
牐犖业暮炜泷靡膊患,
牐犠俺纳赖某槎房湛盏吹础
牐犇歉别不住东西的别针谁人拿走?
牐犠蛱煳一拱阉别在身上。
牐牭侥睦锶フ椅业钠【破扛牵
牐牭侥睦锶フ椅夷ヌ甑兜钠ご?
牐犖彝嘧由系拇蠖匆彩ё伲真怪!
牐犖业哪前丫缮ㄖ阋蚕声匿迹。
牐犖夷歉缝扣眼的针,又光又快,
牐犗衷谝用它补背心上的一个大洞,
牐犓也不知去向,虽然它昨天还在。
牐犖业钠ご哪里去找?
牐犖业娜人瓶也不见了!
牐犖夷亲白盼逄跎扯∮愕奶罐
牐牶退⒌靥旱乃⒆樱也无法找到。
牐牷褂心侵慰人缘亩西,
牐犓一直失踪,虽然它治病有效。
牐犠蛱煳曳用它还觉得很好。
牐犖业氖嶙酉衷谝参拮儆埃
牐牥括那块抹了黄油的烤饼!
牐牷褂心堑弊魍矸钩缘娜馐常
牐犖乙蚕氩黄鹚在什么地方藏身!
牐牸炙古搴凸士贝去到什么地方?
牐犂帜傻ぶ还匦耐翟祖母的金银,
牐犖壹堑盟昨天还在附近。
牐牎拔颐钦飧鑫葑永镉Ω糜幸桓龈九才好。”贾斯佩说。
牐牎敖兴为我们料理家务。”哈士贝说。
牐牎敖兴为我们做饭。”乐纳丹说。
牐牎笆堑模我们应该有一个管家婆。”哈士贝说。
牐牎拔乙皇被瓜氩怀稣沂裁慈烁烧庵只疃。”乐纳丹说。
牐牎拔颐强梢匀ネ狄桓鋈死础!惫士贝建议。
牐牎岸裕对了。”他们都一致表示同意。他们的情绪也高起来了。
牐牎罢飧鋈吮匦牖崾帐拔葑樱打扫卫生,”贾斯佩说,“还要会照看狮子。”
牐牎盎挂会做出真正味道好的伙食!”乐纳丹说。
牐牎班牛我想起了一个人。”贾斯佩说。
牐牎八?”哈士贝叫出声来,“快点儿说,谁?”
牐牸炙古暹肿煨α艘幌隆!八辗乒霉谩!彼说,“大家都说她的饭做得非常出色,屋子也收拾得非常干净。”
牐牎罢馓理想了!”哈士贝用坚决、肯定的声音说。
牐牎安还她的脾气暴躁。”乐纳丹警告他们。
牐牎霸趺矗磕训廊个强盗还害怕一个苏菲姑姑不成?”贾斯佩讥笑地说。
牐牎暗还有一个问题,”哈士贝说,“我们有什么办法把她从家里偷来呢?”
牐牎岸裕这倒不是一桩容易的事儿。”乐纳丹说。他们坐着把这个问题思考了一套儿。哈士贝第一个发言。
牐牎敖裉煲估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他说,“我们溜到镇上去。径直摸进她的住屋,一声不响,在她睡着了的时候把她偷走。”
牐牎凹偃缢醒来了呢?”乐纳丹说。
牐牎翱龋我不相信她会醒来。”哈士贝说。
牐牎澳敲淳驼庋办吧!”贾斯佩说。
牐犓们坐着等待黑夜的到来。当钟声敲了十二下的时候,他们便开始准备行动,站了起来。
牐牎鞍衙潘好,哈士贝。”他们中的一位说。
牐牎昂谩!惫士贝说。
牐牎拔颐前咽ㄗ右惨黄鸫去吗?”乐纳丹问。
牐牎安唬不能把狮子带去,”贾斯佩说,“肯定会弄出麻烦。把它留在哈士贝的房间里,门锁得紧紧的。”
牐牎熬驼庋办吧。”哈士贝说。
牐牎岸浴!崩帜傻に怠
牐牸炙古逄嶙诺屏在前走,哈士贝拿着一把钥匙跟着,最后是乐纳丹,拿着一块面包和香肠。
牐犔煲丫够黑了。这个小镇是寂静无声的,甚至警察也睡着了。强盗们踮着脚走到苏菲姑姑的大门口,静静地听动静。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哈士贝取出他的一把钥匙,一一地在锁孔里试。那第三十五把钥匙正对得上口径,门开了。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停了一阵,仔细听。他们听到一个声音从一个房间里飘出来。乐纳丹说:“苏菲姑姑在打鼾。”
牐牎耙磺性诎凑占苹实现。”贾斯佩低声地说。他们轻轻地打开通向厨房的门。苏菲姑姑就在那里的一个吊床上睡着了。
牐牎罢孀咴耍 奔炙古逅担“现在我们可以把她抬走,连吊床一起!”
牐牎罢庹是我们要干的事儿。”哈士贝说。
牐犓仔细地把吊床从吊着它的那两个钩子上取下来。贾斯佩抓住一端,哈士贝抓住另一端。他们把它抬出去,穿过厨房门,走出过道,来到街上,然后穿过街道,一直抬到空地上的那座屋子里。在整个的行程中,苏菲姑姑一直是鼾声不停。
牐犑潞笏们各自溜进睡房里去,一直睡到天亮。
牐牎八醒转来时,一定会大吃一惊吧?”乐纳丹躺到床上时禁不住发出一个笑声。  

(完)

 

本文由儿童读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