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热门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短篇小说

- 编辑:金沙贵宾会 -

短篇小说

离别依依

梦源呆呆地瞅着这过往的车辆,喃喃地说着:“艾云,你原谅我,请你原谅我啊--”

“梦源,我喜欢你,喜欢你。真的,你整天的痛苦,忧伤,我知道你为谁,为了伊萍,可是伊萍走了,我知道你爱她。你痛苦,忧伤,整天的痛楚,不就是为了爱伊萍吗!”

一起淋浴在这爱情的雨里

更盼归期

花中有忧愁

爱情雨

梦源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天下起了小雨。他望着屋外的小雨,一股忧伤又爬上了心头。他拿了把雨伞,示意老刘不要跟着他,说自己出去随便走走,于是就一个人走出了公司。

梦源“艾云”“艾云”地喊着,当最后一节车厢飞快地过去的时候,梦源那挥动的右手慢慢地停住了,挥手示意,又像是依依惜别。

你一朵花

艾云急忙从经理室出来,见梦源这个样子,心里怜惜惜的。

梦源就这么走啊走啊,他忘不了那个娇小的倩影,长椅上曾依偎过一对恋影,花草边曾留过甜蜜的吻,垂杨柳旁曾有过那娇小的身影,悠悠小路上曾经一对恋人追逐打闹。

似云似雾

爱像一朵花

作者 北国红豆

服务员立刻告诉了艾云。

“回去--”

爱像一朵花

“梦源,这杯酒我来喝。”

梦源,这个多情的种子,就这么痴呆呆的,痴呆呆的,冷冷清清,孤孤单单地在雨中走着走着。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坐上车,梦源焦急地往前望着,他多么希望在前面能发现艾云的车啊。当梦源来到车站的时候,也正是在梦源跑向站台的时候,呜的一声,火车也开动了。梦源从头至尾,随着缓缓启动的列车, ...

花中有痴情

“我懂--”

梦源望着这昏朦朦的天空,脸色异样难看,痛楚的表情,使梦源的脸色很怕人,他仰望着天空就这么伊萍伊萍地叫着,是泪是雨,没有回声,没有回声,听到的只是哗哗的雨声,哗哗的雨声。

“艾云--!”

梦源就这么发呆地瞅着刚才的一切,当艾云走下楼去很久很久的时候,他才从刚才的痴呆中醒过来。他知道自己刺激了艾云,刺激了艾云的一片心,刺伤了艾云对自己的一片情。

她不忍心看梦源痛楚,痛苦,她不忍所喜欢的人这样作践自己。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梦源呆呆地走着,大脑不时地忆着过去,忆着过去。

“梦源,回去吧--”

我一朵花

梦源抬起头,痴呆呆地望着艾云。

梦源痴呆呆地进了酒楼,这些日子,他常常喝酒,酒量很大,脾气变得异常暴躁。梦源坐在一个座位上,叫着:

梦源呆呆地站着,凄楚地站着,手依然半举着,半举着。

我一朵花

艾云怜爱地看着梦源,她真替伊萍祝福,她有个这样痴情的男儿,可是伊萍却--.

爱情雨

似雨似风

“艾云--”梦源喊着冲出了盛英楼。

梦源换了身干衣服,头一直还嗡嗡直响,依然痴痴呆呆。他趴在桌上,心里仍然痛楚地想着伊萍。

那是一场爱情雨

艾云,你怎么能知道此时梦源的心情呢?

花中有梦痴

“来,今天我请客。”说着她给梦源斟了一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萍--”

他不希望她孤独一人而去,孤独一人去闯人生,因为这个世界太凶险了,太凶险了。

艾云走了,带着一片痴情,一片相思,一片忧愁,一片哀伤,一片祝福走了,她,艾云,来的是那么热情,那么希望,走的却又是那么凄楚,那么失望。

“梦源,你听到了吗?”

爱情的雨里

“艾云--!”

“给了信就走了--”

艾云此时脸更烧更红了,眼有些发痴。她双手捧起了梦源的脸,痴情地看着。

一场一场爱情雨

朦胧的云雾

人人都有一朵爱情花

“不,你不能--”

依然是痴痴呆呆,依然是悠悠思绪。

无声的恋情

梦源接过信,拆开便看了起来。

艾云让人把梦源扶到了更衣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叫人把梦源带到了一间高级的雅座里。她要了一瓶好酒,要了四个菜,就走进了雅座里。

这楼里的服务员几乎都认识梦源,梦源和她们的女经理艾云,及艾云的女友伊萍常常于此聚会,早就熟知了。但今天,梦源像个落汤鸡,浑身湿漉漉的,痴痴呆呆,愣愣磕磕,完全失去了公司助理的架子,风度,他只是酒酒地叫着。

当梦源来到车站的时候,也正是在梦源跑向站台的时候,呜的一声,火车也开动了。

鲜艳无比的一朵花

立刻,艾云觉得嘴里热烘烘的,脸涨涨的,头嗡嗡直跳。

伊萍,他的萍,你在何方呢?你可知此时此刻,这个可怜的痴情人儿,痛楚在风雨里,相思在追忆中。

是友情

楼外,车来车往,人群拥挤,哪是艾云的车啊。

“梦源--”艾云说话了

这场如雾如云的雨帐,遮盖不住他内心的痛楚,忧愁。是雨水,是泪水,分不清分不清。雨哗哗,雨哗哗浇湿了梦源,也浇碎了梦源那颗爱之心。

说不清的恋情

爱啊,既痛苦又相思,梦源就是这样,梦源就是如此。

梦源端起了酒杯,一口也干了。

“酒--”

难舍难离

花中有泪下

她又斟上,他又干了。

梦源忽然发现在前边小楼里他的萍站在那,正冲他笑呢?他大叫着跑过去,可是人又忽的不见了。

朦胧的友情

“人呢?”

“梦源,伊萍现在走了,走得远远的,她不理解你,我理解你。真的,梦源。振作起来吧,梦源。我们有共同的志趣,我相信我们两个人一起会好起来的,前面的路很长,有我在你身边,我相信你会忘掉昔日那段难忘的恋情的。”

梦源痛楚地念着他的萍的名字,有漫无目的的向前走,任雨水哗哗,任自己走向何方。

梦源此时心里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失意,忧伤,凄楚,悔恨,交织在一起,他内心已经碎了。

爱像一朵花

艾云接过了梦源的酒杯,一饮而尽。梦源楞磕磕地望着艾云。

作者 北国红豆

身旁,一位姑娘,他的私人秘书,静静地站在他的旁边,神情更是痛苦,哀伤。

说着自己先跑出了办公室。

“我能--”

路边的一条长椅,身边的一丛花草,那棵垂杨柳,那条幽静小路……

是恋情

几天之后,梦源正在办公室办公,杨秘书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艾云看着梦源那痛苦的表情,心里痛痛的。

雨中有你

“艾云,艾云,你怎么不等等,不让我考虑考虑呢?”

花中有渴望

“你不懂--”

淋浴在这爱情的雨里

无声的风雨

爱像一朵花

“来,梦源,干杯。”说着,艾云就自己一口将一杯酒饮了下去。

“伊萍--伊萍”

说不清

艾云就这么大胆地表露着,就这么在自己的心爱男人面前倾诉着,似哀求,似恳求,似渴望。

盛英楼,前面是盛英楼。

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女人,一个个都远离自己而去?梦源,就是这么个男人,一个痴情男儿,一颗多情的种子。

作者 北国红豆

她又斟上,他又端起了酒杯,但却被一双轻柔的小手按住了。

雨中有我

梦源木然地上车,杨秘书拉开车门,吱的一声车缓缓启动了。

“梦源: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登上南下的列车走了,去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请原谅我,又刺痛了你的一颗心,我不应该向你说出我的心里话,可是,真的,梦源,我爱你,我真的真的好爱你!但是这份爱,我又不能消受。别了,梦源。一切保重!你的朋友,艾云启。”

她又斟上,他又干了。

抛不开的痴情,甩不掉的相思。

坐上车,梦源焦急地往前望着,他多么希望在前面能发现艾云的车啊。

是啊,梦源忘不了艾云对自己的一片情,可是他更放不下自己心中的小伊萍。尽管伊萍走了,那饱受巨创的心再也弥合不了。他放不下那份爱,忘不了那段情。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艾云急忙从经理室出来,见梦源这个样子,心里怜惜惜的。她不忍心看梦源痛楚,痛苦,她不忍所喜欢的人这样作践自己。艾云让人把梦源扶到了更衣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叫人把梦源带 ...

依然是空空小楼,楼下清水潺潺。

梦源就这么一个窗口一个窗口地喊着,一节两节三节……最后一节。

鲜艳无比的一朵花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天下起了小雨。他望着屋外的小雨,一股忧伤又爬上了心头。他拿了把雨伞,示意老刘不要跟着他,说自己出去随便走走,于是就一个人走出了公司。天空下着 ...

说不清

梦源急忙下楼去找艾云,服务员说“艾云,坐车已经走了。”

“萍--”

金沙贵宾会,梦源此时似乎有点后悔了,他真不该在盛英楼对艾云说那些话。

“杨秘书,马上开车去车站!”

天空下着濛濛雨

她不知这是为什么?一看到梦源这样,心里就酸酸的,酸酸的。

“奥--”

“服务员,拿酒来--”

他多么希望你能留下来,留下来呀。他不愿意你独行,他不愿意你一个人去闯世界。

有时,梦源也真想忘掉那个娇小的女人,可是每每如此,梦源的心就会很痛很痛,刀绞似的。

“伊萍走了,再也不愿见我了”

说不清的友情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就这么发呆地瞅着刚才的一切,当艾云走下楼去很久很久的时候,他才从刚才的痴呆中醒过来。他知道自己刺激了艾云,刺激了艾云的一片心,刺伤了艾云对自己的一片情。梦源急忙下楼去找 ...

爱情雨

梦源就这么呆呆地呆呆地右手举着,眼光痴情地望着渐渐远去的列车。

花中有追求

梦源就这么在雨中痛苦地徘徊着,徘徊着。

“回去--”

爱情雨

离别依依

花中有相思

梦源低低的声音。

花中有苦盼

梦源从头至尾,随着缓缓启动的列车,一个窗口一个窗口地找寻着。

梦源啊了一声

这位张助理眼神依然痴呆,他缓缓地扭转头去,眼睛又深情地望向火车开去的方向,那么痴情,那么留恋。

梦源看着,头嗡了一下。

爱情雨

人人都有一朵爱情花

作者 北国红豆

你一朵花

“张助理,门外一位女士给你的一封信。”

本文由散文随笔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