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热门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短篇小说

- 编辑:金沙贵宾会 -

短篇小说

摘要: 84年年中润发终于从部队转业回地方了。在岳母家住了一阵子,等着市劳动局分配工作。原本以为转业兵回到地方就能上班,没成想一直呆到年底,上班的事还是音讯皆无。凤琴在公安局借调,也找了些认识的人帮忙,但都让等 ...

摘要: 85年还有一件让全家高兴的事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卫国考上了南京一所重点大学,这让朝喜和二琴感觉无上光荣。王家整个暑假都是热闹的,卫国的同学之间来来往往,赠送各种纪念品:钢笔,笔记本,文件夹。关系好的同事送 ...

摘要: 由于润发还没转业,两家又都不富裕,凤琴的婚礼办得格外简单。朝喜隔出一小间作为二人临时的婚房,凤琴自己钩了新的窗帘,把屋子简单布置了下,虽然小,但很干净温馨。两人各买了套新衣服,二琴给他们做了两套新被褥 ...

摘要: 此时朝喜已升为厂里的工程师,二琴因为一直在生育和照料孩子,现在朝喜单位旁边的厂做临时长用工,当托儿所的保育员。他们买不起房子,孩子这么多,能养活已经很不容易了,每月还要给王三寄生活费,根本攒不下钱买房 ...

84年年中润发终于从部队转业回地方了。在岳母家住了一阵子,等着市劳动局分配工作。原本以为转业兵回到地方就能上班,没成想一直呆到年底,上班的事还是音讯皆无。凤琴在公安局借调,也找了些认识的人帮忙,但都让等消息。润发和凤琴商量,想搬出去住,毕竟自个不是倒插门女婿,不能总在岳父母这蹭饭吃。二琴听了也没反对。就这样3口人搬了出来,在郊区处租了一间便宜的房子,凤琴上班,润发在家边照看孩子边等着上班的消息。

85年还有一件让全家高兴的事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卫国考上了南京一所重点大学,这让朝喜和二琴感觉无上光荣。王家整个暑假都是热闹的,卫国的同学之间来来往往,赠送各种纪念品:钢笔,笔记本,文件夹。关系好的同事送来各种糕点水果,人们都沉浸在喜悦中。

金沙贵宾会 ,由于润发还没转业,两家又都不富裕,凤琴的婚礼办得格外简单。朝喜隔出一小间作为二人临时的婚房,凤琴自己钩了新的窗帘,把屋子简单布置了下,虽然小,但很干净温馨。两人各买了套新衣服,二琴给他们做了两套新被褥,两人领证后,通知了关系好的同事、同学和亲属,找了好日子摆了糖果、花生、瓜子,大家送了些枕巾枕套、床单布料,脸盆暖壶等各式生活用品,也有送钱的,2元、5元的不等,两人这婚就算结了。婚后3天,润发就回部队了。部队3个月1次探亲假,假期只有10天,夫妻再见又得等3个月了。

此时朝喜已升为厂里的工程师,二琴因为一直在生育和照料孩子,现在朝喜单位旁边的厂做临时长用工,当托儿所的保育员。他们买不起房子,孩子这么多,能养活已经很不容易了,每月还要给王三寄生活费,根本攒不下钱买房子,只能换了个大些的房子住着,房子是两间平房,有个小院带个仓房,在仓房前面是个菜园子,夏天能种菜种花的,冬天就成了孩子们的溜冰常这房子是文革时期,被查抄充公的房子,所以租金很便宜。眼前对二琴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凤琴的婚事和小女儿上学的事。

寒假了,凤娇也来大姐家和姐夫一起照看外甥。小雨声非常喜欢凤娇,他们相差11岁,凤娇就像是个孩子头。凤娇呆了两周想回家看看,结果润发一眼没看到,雨声就弄倒了家里的暖壶,把自己的脚烫伤了。这让凤琴好不心疼,看了大夫,开了京万红药膏{专门治烫伤的}和獾子油,赶紧又把小妹妹接回来,帮忙照顾烫伤的雨声。孩子烫的不清,皮都起来了,换药时总是哭得跟杀猪似的。过完年,寒假结束了,雨声的烫伤才见好转。这边劳动局终于有消息了,润发被分配到市环卫处环保大队开车。

朝喜和二琴商量,花了480元为家里购进了第一台熊猫牌14寸黑白电视机。又给卫国买了单放机听英语磁带。以前全家人只能听收音机,这下子看到真人了,孩子们都高兴坏了,终于可以不用偷偷去别人家看《射雕英雄传》和《八仙过海》了。凤雅家也添置了君子兰牌双缸洗衣机,刚买时搬到娘家试了试。这大家伙实在是太好使了,什么床单被罩和厚的衣服都可以扔进去洗。可二琴觉着没有手洗的干净,而且费电,有点浪费。

嫁给军人就意味着两地分居,这些凤琴都是有心理准备的。书信成了两人谈情说爱的唯一方式,他们只能在彼此的来信中,相互倾诉着彼此的相思之苦,盼望着夫妻团聚。3个月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的漫长啊,

凤琴已26岁,人长得好看又多才多艺,难免心气儿高,这些年,别人介绍了很多对象都看不上对方。单位里也有很多追随者,朝喜以前的徒弟小瑞喜欢凤琴,但这是个老实的小伙子。心里喜欢吧,嘴上又不太善于表达。凤琴是多聪明的女子,看出了小瑞的心意,但郎有情妹无意,她不中意小瑞又不想伤害他,于是找各种借口拒绝小瑞,小瑞自知不配,日子久了就不惦记了。尽管二琴着急,凤琴倒是不急,决心一定找一个自己心仪的对象,没有合适的就宁可不嫁。小女儿凤娇要上小学了,由于工作的繁忙夫妻两人这些年无暇细心照顾孩子,原先的几个孩子上学都是在家跟前,这最后一个了,夫妻决定送凤娇到朝喜单位旁的实验小学去读,虽然远点,但教学质量好,而且离夫妻二人上班的地方近,也可以互相照应。

环保大队听着这个名字挺光鲜,其实就是主管垃圾清理的。刚开始润发开的是收垃圾的车,早上5点多就要上班去,一车拉着两个清洁工,专门负责清理某一路段大垃圾点的垃圾,司机倒是不用清理垃圾,只是负责把这些垃圾运送到指定的场所,下午没事就可以回家了。按说也算是个不错的活,可后来领导的一个亲戚被安排了这个差事,润发被调去开大粪车。到了公用厕所,把大管子扔进粪池,开动机器,然后空气中就弥漫着那呛人的令人作呕的味道,完事再接着去下一个厕所。以至于回家后,凤琴总感觉润发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不管怎样总算是有了正式工作,多了份收入,至于岗位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说。

85年的腊月格外的冷,这一年马上又要过去了,上班的人们也都想着早早回家置办年货、收拾屋子。凤雅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顶着风雪,蹒跚着来到娘家。“快到炉子这取取暖。”二琴赶紧招呼。过去平房是没有暖气的,冬天时就在屋子中央搭个铁炉子,炉筒子伸到窗外,天冷时就在炉子上烤烤手,暖和暖和,而室内部分的炉筒子就像暖气一样把家里烤的暖暖的,就是不能总点着火,那样太费柴火。

相比大姐,凤雅的婚礼算是正式的多了。到底是国营单位上班的女婿,婚前婆家送了聘礼,又给风雅买了手表和几套衣裳,过门虽也是和婆家住一个院子,却是一个单独的房间,打了大衣柜和高低柜等家具。迎亲时是一辆小轿车和2俩大客,摆了酒席,虽没有繁琐的拜堂仪式,婚礼办得却也体面热闹。

上学是分学区的,朝喜家不在实验小学学区内,正好同办公室徐工的媳妇在实验小学任教,直接就给报了名。报到时班主任谭老师嫌凤娇长得小,看着孩子悠悠地说了句:"我这 可不是幼儿园。"好在徐工的媳妇和谭老师是好友,一把将凤娇按到第一张桌的位置上说:"小是小点,可人家孩子灵着呢,就坐这了。"小凤娇抬眼看了看两个怄气的老师,对徐工媳妇说:阿姨,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不会让您丢脸的。"两位老师看着凤娇那幼稚又认真的神情,相视而笑,"这孩子还真懂事,我要了"谭老师摸着凤娇的头爱惜的说。旁边的二琴这才算是安了心。

老三凤柔22岁时,二姐夫秀忠帮忙在单位给她介绍了个对象谷新。谷新人长得白净清秀,家中母亲早逝,父亲一人靠捡废品将姐弟两人养大,姐姐早已嫁人,只父子俩相依为命。谷新上班后,父亲在家养兔子和鸽子,日子过得还算富裕。凤柔两人相处不错,85年初结婚。不久就怀孕了。

此时,凤美和凤娇正在炉盖上烤土豆片,这是冬天里姐俩个最大的乐趣。烤土豆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屋子。凤雅顺着香味寻了过来。看了看烤的香香的土豆片对二琴说“真香啊,可是妈,我也不知为啥,心里像有火似的,我总想吃点凉的,比如冰棍冻梨啥的。”此时凤雅已脱下外套。二琴看着二女儿,说不出来,好像哪里不对呀,她疑惑地问女儿:“凤雅,你这肚子……”说罢绕着女儿转了一圈,突然大声说:“你是不是又有了?”

朝喜送给两个女儿的嫁妆是一样的:一对红灯笼皮箱。女儿出嫁后也没感觉到家里太大的变化,因为凤琴还是在娘家住,凤雅离的也不远,晚上吃完饭经常带着秀忠回来看看。没过多长时间,两个女儿都怀孕了,预产期竟然是同一个月--1983年的4月。

由于凤琴在单位的表现出色,被市公安局借调管理档案。这下给凤琴提亲的人,快踏破门槛了。还别说,真有个让凤琴比较中意的小伙子方同,两人同岁,长得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初次来家里,带了方糖、点心,尊长爱幼,接触几次感觉还挺好,就交往了。正当两人热恋准备过完年要谈婚论嫁之时,也不知哪个多事之人告诉二琴:这方同家的家庭成分不好,父亲是右派逃往台湾,一直没回来,只母子俩相依为命,母亲还常年患玻夫妻俩心疼女儿,让凤琴和方同断了。那时的成分很重要,什么转正、提干的好事,成分不好的都没份儿。凤琴和父母哭过闹过,甚至不吃饭,二琴含泪对女儿说:"爸妈都是为你好,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活人有的是,总有一天你能体谅爸妈的苦心。"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一对恋人就这样被拆散了。本来凤琴想过两个月再做做父母工作,成全了自己,没成想那方同憋着一股气,3个月后找个女的就结婚了,这让凤琴彻底没了指望。

一日,凤美去二姐家串门,姐俩正唠家常之际,凤雅小叔子酒醉而归。不知何故,闯进凤雅房间,骂骂咧咧的让凤雅非常反感,遂将其推到屋外,没成想这家伙完全丧失了理智,竟然将凤雅一把打倒,接着一阵拳打脚踢。屋内的凤美完全吓傻了,看着二姐被打,也不知哪来的劲,冲出去拿起砖头对着酒鬼就是一下,酒鬼小叔子感觉脸上凉凉的,血就下来了。凤美见大事不好,撒腿就跑,那酒鬼撇了凤雅向凤美追去。

凤雅见妈妈看出来了,也没想瞒着,笑了笑说:“我的妈呀,你才看出来呀,是有了,预产期是正月初十。还差一个月。”“啥,咋又有了,国家不是不允许嘛,你,你这是超生,被发现了罚钱不说,工作都没了。”二琴着急的说。凤雅抿了抿嘴:“秀忠和我商量想再要个男孩,说生女孩,他在他爸妈跟前抬不起头。说也怪,这次怀孕,一点不显怀,再加上冬天穿的多,别说你们,就连单位同事都没看出来,没事。”二琴知道这不是没事,是摊上大事了。单位的同事就有怀孕6、7个月被人举报了,被拉去引产的。没人检举还好,只要有人检举,就跑不了。但事到如今,看女儿这么坚定,这孩子只能要了,无奈只好安慰说:“那你小心点,怀孕了就别吃凉的了,对大人孩子都不好,正好赶上过年,你多请几天假。其他的就看这孩子的造化了。”

秋去春来,很快到了4月。凤琴先生了个男孩-雨声,过了4天凤雅生一女孩-彩虹。说起两个女儿生产二琴就一肚子的气。凤琴生产时润发没能回来,润发妈去医院看了眼,二琴忙向亲家贺喜:"恭喜亲家得了个大胖孙子。"本是一句客套话,其婆婆却撇撇嘴说:"有啥喜的,我都好几个孙子了。"说罢,也没呆一会,抬腿就走了,压根没提辛苦二琴照顾媳妇月子的事。要说润发妈岁数大了,二琴不和她计较,但凤雅那婆婆做的真是太过分了。看到儿媳妇生个女孩,一脸的不高兴,对二琴说::"要是个男孩就好了,哎,我没时间,反正你一个是伺候两个也是伺候,要不然让凤雅也去娘家坐月子得了。"二琴听了,气得说:"行,要是这孩子姓王,我就伺候。你跟我大闺女比啥,我大姑爷是当兵的。"两亲家是不欢而散。

和方同分手后,凤琴心情一直不好,有人介绍对象,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总感觉没有方同好。又一年多过去,一次凤琴带着凤娇骑自行车去逛街,路上遇到一小学女同学,指着凤娇笑着对凤琴说:"哎呦,你家小孩都这么大了0这话让凤琴很气愤:"这是我小妹妹,我还没对象呢。"在同学惊异的目光下,气的凤琴转身就走。也难怪别人误会,凤琴比小妹大了19岁,乍一看还真像两代人。不料路上正遇上方同,抱着刚满月的小孩去打预防针,凤琴没说话,眼圈红红的回了家。凤琴感觉自己很另类,同学都已婚生子,自己快28了还孑然一身,而且昔日恋人已为人父,不免寒心,鼻子一酸,伤心落泪。

凤美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从小到大爸妈从不打架,哪经过这架势。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拼命往前跑,好在两家离得不是太远,跑回家进屋子就把门锁了。二琴正在家忙着做饭,看着凤美脸色惨白、慌慌张张跑进屋来,话都说不出来,知道出事了。那酒鬼踉踉跄跄跑的自然没有正常人快。跑到家来,啪啪拍门。二琴经过这么多年早已不是当初那弱弱的小姑娘了,她可不是怕事的主,抄起擀面杖走到门前,闻到酒味冲天,在屋内大喊:“干啥的?到这耍啥酒疯?!”那酒鬼听到二琴声音,已有几分醒酒,但仍厉声喊道:“你那四闺女在不在家,她把我打了,我饶不了她。”二琴一听说把人打了,也吓了一跳,没办法,只好大喊:“没在家,上别处找去。”微风吹来,酒鬼的酒也都醒了,想起自己不对在先,但仍然嘴硬道:“让我找着,打折她的腿!”遂自己找个台阶大呼小叫的走了

正月十一,孩子出生了,随了凤雅夫妻的心愿是个男孩。生产第二天母子就出院了,没敢回自己家,风雅打算在娘家先住一阵子,看看风声。这边放下孩子没到两个小时,凤雅婆婆急冲冲的跑来了,进的屋来,大喊:“快,快把孩子抱走,居委会刚才到家说,有人举报你们超生,他们要找你俩谈谈。秀忠爸带着他们正往这边来呢,我走的近路来报信。快,快抱孩子躲躲。” 二琴听了这话,知道事情紧急,赶紧帮凤雅把孩子包好,交给凤美,嘱咐说:“美,快抱去你大姐那儿,路上小心。”

此时,我国已实行计划生育,一家只准生一个孩。润发妈60多了,生有8个孩子,都是男孩,润发妈喜欢女孩,润发在家是最小的,从小他妈都是给他扎着小辫子当女孩养的。结果儿子们生的又都是儿子,所以她希望润发能有个女孩,结果没能如愿。但当时大部分人的思想都是重男轻女的,就比如凤雅的婆婆,生了女孩,而且国家还不允许再生了,没有人接户口本了,这就意味着二儿子家断了香火,当然不高兴了。

晚上,朝喜单位一大姐拿了个照片来给凤琴相看。说是她家一远房亲戚,成分好,比凤琴小3岁,正当兵是开车的,就是家里孩子多,穷点,人长得好,人品好,性格也很好。而且当兵的将来退役,工作也错不了。如果愿意,过两天请探亲假过来看看。凤琴接了照片一看,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军人,有些心动,遂羞涩地点了头。

再说那秀忠回家,知道媳妇被自己弟弟打了,也怒火中烧,揪住酒鬼弟弟就打,这时那酒鬼早没了威风,赶紧认错:“二哥,是我不对,我,我喝多了。”秀忠气的脸色铁青,骂道:“你这个畜生,你喝了点马尿,你就不是人了你,还追到我丈母娘家,要不是凤美,你二嫂都被你打死了!”这时凤雅的公公婆婆赶紧出面制止:“哎呦,老二 他这不是喝多了吗,别和他一般见识。让他给你媳妇道个歉,好歹他是你亲弟弟啊”.打归打,毕竟是一家人,秀忠这人对外人横,对自己父母兄弟也没啥办法,只好嘱咐凤雅:自己不在家时锁好门,有朝一日搬出去住,离他们远远的。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凤美抱着孩子前脚刚走,秀忠爸带着居委会的人就来了。进的屋来,没打啥招呼,就四处找起来,啥也没看到。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对秀忠和凤雅说:“有人举报你俩超生,生二胎国家政策是不允许的,有这事吗?”“哪有的事,这谁瞎造谣,我俩就是过年在凤雅娘家多呆几天。”秀忠赶紧解释。“没有最好,不然罚款不说,你俩都得被开除。我们也是领导指示,说下面有人举报,没办法,不然大冷天的我们也不愿意出来,那打扰了啊”说罢一群人呼呼啦啦走了。望着他们的背影,一家人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吓死人了。

润发探亲假时回来看了凤琴和雨声,他比他妈可懂事多了。买了许多滋补品给凤琴,还买了礼物给岳父岳母和弟弟妹妹们,谢了岳母对凤琴母子的照顾,整个假期不仅伺候凤琴和儿子,有空时还能帮家里做些家务,临走时真是舍不得呀,和凤琴保证:会申请提前转业回地方和妻儿团聚。

一周后,热心大姐安排两人相亲。两人一见面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非常聊得来。男孩叫润发,个子不高,但长得比照片上还精神,浓眉大眼,面若桃花,穿着一身军装,往那一坐,腰板溜直,说话举止得体。别说凤琴,就朝喜夫妻看了都喜欢的不得了。两人就这样开始正式交往了。

秀忠家哥四个都已结婚,除了老大在外住,其余哥三个和老两口住一个大院子里。秀忠和大哥家生的是闺女,老三老四都是男孩。大哥家住的远管不了,秀忠家生的女儿,这老两口自这孙女出生就是不乐意呀。有事没事的总拿小话敲打着。这日,老头和哥三个喝酒,又念叨了:“秀忠啊,人家都是儿子,就你这一个闺女。”“那有啥办法,国家就让生一个”秀忠也叹了口气。 “你这不是没人接户口本了吗,这在过去,就是不孝,就是绝户!”老头子借着酒精劲涨红着脸拍着桌子说。此时的秀忠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自己的爹竟然骂自己绝户,这是他不能忍受的,他气愤到了极点,指着老头说:“那好,我给你生,我让你看看我也能生儿子,我不是绝户!”说吧气冲冲的冲回自己房间。

再说凤美,此时也只是18岁的女孩,哪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心里害怕再加上走的着急,到了凤琴家早已累的是浑身发抖,孩子的小被子也散花了,放下孩子,一句话说不出瘫在炕上。凤琴给四妹倒了杯水,凤美喝了一口,过了好长时间,好不容易才缓过这口气。简单和大姐说了下,凤琴这才明白。这孩子命还真大,虽一路折腾却毫发无损。

这期间,三女儿凤柔被分配到木材加工厂工作。二女儿凤雅经人介绍,也有了对象。对方名叫秀忠,和凤雅同岁,人长得一般,家中四子排行老二,一国营单位职工,那时候国营单位就是老百姓眼中的铁饭碗,能找个有这种工作的对象就意味着衣食无忧。秀忠虽在外脾气不好,但对凤雅非常好,言听计从。凤雅同意,朝喜二人也没啥意见。

年底凤柔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了,自怀孕后,凤柔的胃口都特别好,整个人圆润了不少,谷家也不亏待这个儿媳,想吃啥买啥。回娘家时二琴也总是做凤柔爱吃的,奇怪的是,凤雅虽不胖却比凤柔还能吃,娘三个嘲笑凤雅说,看你这狼吞虎咽的劲,好像你怀孕了似的。凤雅睁大眼睛笑着说:“是吗?那也没准”说罢哈哈大笑,不管不顾接着大快朵颐。12月底,凤柔生了个大胖小子,白白的皮肤,摸上去滑滑的像个闺女,二琴帮起名谷超,超过一切的意思,虽然二琴没上过学,但这名字大家都觉着好。

凤琴这是郊区,一时半会不会追到这来,但孩子也不宜总放这里。经过商量,秀忠妈联系了一个农村的远方亲戚,说好每月给对方50元钱,答应帮忙照看。凤雅夫妻给孩子起名永康,希望孩子健康,就这样孩子10多天就被送去农村了。为了避人口实,凤雅也没做月子,生产后10多天就上班了。

经过一阵子的相处,两门亲家都见了面,凤琴婚期订到了1981年底,凤雅订到了82年的5月。

本文由散文随笔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