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热门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官网,金沙贵宾会网址,金沙贵宾会vip登录

救世天下第二章,短篇小说

- 编辑:金沙贵宾会 -

救世天下第二章,短篇小说

摘要: 第二章:天命之人。雷氏大寨。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 ...

摘要: 第三章:逃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血战一触即发。慢着!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 ...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一章:雷氏剑谱。喔喔大公子加油!三公子加油!日出帝国边境雷氏部落校武场,场上白衣少年与灰衣壮年正在比斗剑术。两人你来我往的已对上了上百回合,叮叮锵锵的兵器撞击声被周围的族人呐 ...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四章:少女西希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脸枕在了冰冷湿润的草地中。不过暂时是安全的。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雷雨的 ...

第二章:天命之人。

第三章:逃

第一卷:逃亡篇。

第一卷:逃亡篇

雷氏大寨。

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第一章:雷氏剑谱。

第四章:少女西希

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

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

“喔喔……”

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

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黑甲战士,一手持着短矛,一手持着圆盾。黑甲战士后面,则是一排排箭已上弦的弓箭兵,一根根蓄势待发的利箭对准着寨里的所有人。

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

“大公子加油!”

脸枕在了冰冷湿润的草地中。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血战一触即发。

“三公子加油!”

不过暂时是安全的。

一面倒的战争可能一触即发。

“慢着!”

“…………”

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雷雨的心理上好受了很多。虽然被他们追上是迟早的事情,但是逃走了总会有一丝生机。

这时,匆忙赶来的雷傲天快步走到前面,大声稽首道:“帝国的将领们不知何事光临小部,还请进来喝杯小酒,以赔怠慢之罪。”

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道:“我知道天命之人的下落。”

日出帝国边境雷氏部落校武场,场上白衣少年与灰衣壮年正在比斗剑术。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雷雨便不会放弃。

话落,对面军队从中间让开一条小道,一骑从后慢慢策来。

“摁?”赫战放下手,望向突然冲出的少年,道:“你是何人?”

两人你来我往的已对上了上百回合,“叮叮锵锵”的兵器撞击声被周围的族人呐喊打气的声音所覆盖。

自从在雷氏族寨得知赫战他们要找的‘天命之人’就是自己的时候,雷雨就已经策划了逃跑的计划。

来人很是健壮,身穿黑光粼粼的盔甲,黑亮的头盔顶头插着一根红色的翎羽表明着他的身份——统领。

“雷雨!你给我回来!”雷傲天见雷雨竟不知从哪冲了出来,连忙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喝道:“给我退回去。”

“大哥,你可要小心了!”

抓住赫战他们急切寻到‘天命之人’的下落的弱点,雷雨便以‘天命之人’下落为诱饵,将赫战他们诱骗到茂密的山林中,待他们抛下步兵与弓箭兵以骑兵急忙赶至此处,才发现此处竟是深山密林,那时只得弃马步行入山。

日出帝国掌控兵权的除了国君外,还有一位将军与四位统领,亦不知此人是谁。

雷雨偏过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我一直都在后面躲着。你早就知道帝国军队会来,所以才急忙的让我离开这里,想将我赶走,对吗?”

白衣少年微笑的挑开向他刺来的大剑,手中长剑轻轻一抖,便幻化出十数道剑花,朝着灰衣壮年上身笼罩而去。

这时,雷雨的逃跑计划便已成功大半。

那统领策马到寨门前,冷冷的看了一眼雷傲天,威吓道:“你是谁!敢请本统领喝酒!”

“你!…”雷傲天望着自己最溺爱,却从小便严厉甚至苛刻要求的儿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见此,灰衣壮年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大剑不退反进,看准虚招,直攻剑心。

下了马的骑兵,又怎能比得上他这常年在深山游猎的人呢。

“回禀统领将军,小的正是雷氏部族的族长,不知将军前来,多有怠慢,还请将军海涵。”

“让我来,我有办法对付他们。”雷雨给雷傲天一个自信的微笑,拍了拍抓住他胳膊的手,道:“父亲放心,我不会去送死的。”

白衣少年狡黠一笑,不与他硬碰硬,身形侧闪一步,右手稍一运气,长剑改向,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壮年下盘削去。

于是入林后,雷雨便设计夺取那个粗心大意的扎耳哈的配刀,凭借着自己对山地的熟悉与他剑师的实力,成功逃离而去。逃离时,雷雨还留下自己便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天命之人’的信息,以吸引赫战的注意力,以免再去寻找族人们的麻烦。

雷傲天虽不知帝国将领们的关系,但任谁也不想被他人压着,何况是位高权重的统领们。所以巧妙的将统领暗自称为将军,这亦是一记响亮的马屁。

在雷傲天发愣中,雷雨转过身大声道:“回禀将军,小的叫雷雨,乃是雷氏族长的三子。曾在偶然之下见过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

灰衣壮年又哪能让他得逞,立马抽剑回挡。

急促的呼吸使肺中的空气几乎被抽空.一阵阵晕眩袭击着雷雨的大脑神经。

而正巧,这位统领最爱吃的就是这样的马屁。

“哼!你可知与本统领说假话会是什么下场!”

“叮!~”

雷雨以无比的毅力和意志支撑着。他不想被人像捉只猪那样捉回去见帝都国主!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君。若是被捉,别说那个未见过的暴君,光是被他骗得团团转的赫战也绝不会让他活下去。

“哈哈哈!”那统领大笑三声,躇着马道:“老头你人虽老了,眼光倒是不差。本统领叫赫战,乃帝国四大统领之首,此次前来只为寻找‘天命之人’,如若你能交出此人,我可放你族人性命。如若交不出来,哼,被屠灭的那三十四个部族就是你们的榜样。”

“将军神威不怒自发,小的丝毫不敢生出欺瞒将军的心思。”雷雨鞠身道,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赫战。

两剑相交,震得剑身叮锵作响。

“呵呵,他此时定然气炸了把?”雷雨这时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雷傲天闻得已有三十四个部族被其屠灭,深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深深憎愤这个赫战的狠辣与歹毒。

经雷雨这么一说,赫战心中顿时惊喜万分,急切问道:“那你且与我说说,那天命之人所在何处。”

在在两剑相交时,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剑芒从长剑尖端一闪即逝。

轻微的脚步声随着吹来的风送进耳朵,还有猎犬的吠声,雷雨心中一震,条件的伸手到背后,握着背后那把大刀的刀柄。若是单对单,他们没有一个会是自己的对手,包括他们的统领赫战在内。

日出帝国四大统领尽管统治的兵马不一,职位却是平等。而这位赫战统领自称四大统领之首,可见其野心与傲气也是非同一般。

雷雨微微笑道:“小的自然要将那恶人下落告知将军,但请将军能放过我族人性命。”

白衣少年后跳一步,收回长剑,笑道:“大哥,你输了。”

虽然雷雨未曾与赫战交过手,但是他有那样的自信。

雷傲天大声问道:“不知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亦是何人?”

赫战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大声道:“那是自然!只要你所说属实,本统领不仅保你一族安然无恙,还会重重的赏赐与你。”

灰衣壮年一愣,而后牛眼一瞪,怒道:“我俩斗了百十回合,都未能分出胜负,你怎就说你就赢了!”

这是一个剑师的自信。

“‘天命之人’出生便足下带有七星胎记,实乃远古恶魔转世。国主陛下命本统领搜拿此魔下落,如若哪个部族交不出天命之人,亦将与私藏恶魔之罪灭杀之。”

“那便多谢将军!”雷雨闻言一稽首,又道:“小的是两年前去山上游玩,无意中遇见在溪边玩水的男孩,他与我一般大小的年纪,但是他的左脚心处却有一个七星胎记。小的好奇之下便与他闲聊了起来,他说这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有的,而且每到夜里还会发着淡淡的星光,神奇无比,小的当时误以为他是天神下凡。呀!竟想不到,他居然是转世的恶魔。真是可恶,居然骗了我!”

白衣少年回头冲着场外的族人们笑道:“你们说我赢了没有?”

雷雨一咬牙,爬了起来,朝着高过膝盖的草丛林一脚高一脚低踉跄的奔去。

雷傲天闻得‘天命之人’足下七星,脸色瞬间白无血色。足下七星,那不就是自己的三子雷雨么?

说到这,雷雨作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然后指着右方山头道:“他家就在那座山头另一边的一个小村落,小的这就可以带将军去寻找他,只消一炷香便可抵达,捉拿住那转世恶魔。但请将军只抓他一人,莫要伤害他人无辜性命。”

场外先是一片安静,片刻后便再次爆发出震耳的欢笑。

四周的草木越来越茂密,雷雨不得不拔出从扎耳哈那里夺来的大刀,为自己劈开出一条逃跑的去路。很快,雷雨疲倦到不能动弹的肌肉陷入了完全麻木的境地。

“哗~”

赫战听雷雨所述,与国君陛下对他说的一般无二,而且见雷雨那副真切的模样,并不像说谎,于是爽朗应道:“好!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答应你只捉拿天命之人,绝不伤无辜人的性命。”

此时众人皆指着灰衣壮年的下身,忍不住爆笑道:“哈哈哈~大公子你看看你的裤子。哈哈哈哈哈!~”

支撑着雷雨的,只是他顽强的意志力。

与此同时,雷氏寨内瞬间混乱了起来。

“多谢将军。”

灰衣壮年不明所以的低下头一看,顿时羞得脸红如血。他连忙提起不知哪时掉落的裤头,冲着白衣少年羞怒道:“雷雨,你……”恼怒中的他忽的想起了什么,不敢置信的惊呼道:“你……你已经是剑师了?”

若非从小被雷傲天以出色剑手的要求严格训练,他恐怕早已倒下。

在场的族人们都望向脸色苍白的族长雷傲天,相互议论与争执起来。

雷雨再次稽首,然后回身留恋的看了一眼众族人,最后望着雷傲天,道:“父亲,届时他们都跟我走了,你们便藏到后山深处去吧。孩儿这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您要多多保重身体。”说完,雷雨毅然转身离去。

“什么?剑师?我没听错吧?”场下的族人也惊呼了起来。

“也不知父亲与族人们现在怎么样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三公子雷雨的左足下正巧便有一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就有的。

“孩子!你一定要活着啊。”

“是了,方才大公子明明用剑挡住了三公子的剑,为何还被消掉了裤腰带?”看得仔细些的族人出声道。

此时,雷雨想起了敬爱的父亲,也明白了他从小对自己苛刻要求的苦心。

尽管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与魔,而什么恶魔转世更是荒诞的谎言。但是此时只要将雷雨交给帝国,便能保住全族人的性命。

雷傲天声音显得有些哽咽,苍老的脸上划过一条泪水的痕迹。

“剑气外露!是剑气外露!只有能够剑气外露的剑师才能办得到!”有人跳起来惊呼道。

后面的呐喊声越来越近,雷雨甚至听到了扎耳哈那牛叫般的吼声。

这无疑让他们从死亡的恐惧中看到了存活的希望。

听到父亲的呼喊,雷雨停顿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他怕回头会更难过。于是他强忍着泪水继续往前走。

“呀!三公子才多大,今年才十七吧,这么小的年纪就是剑师了,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高壮魁梧的大汉嫉妒又羡慕的望了望场上的雷雨,而后低着头喃喃道:“我雷庸今年二十八了,还只是个初级剑士。”

想想手中还拿着从他那夺来的佩刀,他定是气炸了!

顷刻间,雷氏族寨内变得喧闹了起来。

待雷雨走到身边,赫战将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朝后面喊道:“扎耳哈!”

“哈哈,因为你是雷庸~嘛!”一群族人将雷庸的庸字拖得老长,故意打趣。

当雷雨一步一步艰难地的从一堆密集的茅草堆钻出来时,忽的一脚踏了个空。

“呀!帝国要找的不正是三公子雷雨吗?”

这时一个魁壮的扎髯大汉策马而来,下马对着赫战恭敬道:“卑职在。”

雷雨对族人们的惊讶报以微微一笑,对着他的大哥点点头。而后眼角余光朝着远处的一座大宅看了一眼。

原来是一脚踏在了斜坡的边缘,但是此时已疲惫欲死的雷雨哪还能收得住脚。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脚底有个七星胎记。”

“这个白净的小娃娃就和你共乘一骑吧,他看起来挺机灵的,可得把他看紧咯,如果发现他在撒谎,届时你便让他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赫战坏笑了起来。

那座宅子里有一个人,那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最少雷雨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顿时,雷雨便如人球一般从坡顶直向下滚了下去,一路翻滚中也不知压断了多少植物横枝,直至“噗咚”一声,最后掉进冰凉的河流里。

“啊~!这么说雷雨是恶魔转世?”

“哈哈!别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就算是个壮年汉子,只要到了我扎耳哈手里,那就是一只柔软的绵羊。”扎耳哈撇开挂在身上的大刀,伸出比常人大腿还要粗一圈的胳膊,将雷雨提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前面,将他环在怀里。然后大笑道:“哈哈!就他这身板,就算用绳子绑着我的手脚,他都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哼!那你还要来羞辱你大哥。”灰衣壮年气哼一声,提着裤子急忙溜走。

水流急泻,雷雨被流水带着冲奔而去,追兵的声音在迅速减弱,眨眼间,呐喊的追兵便被急泻的河流远远抛弃。

“哼!狗屁恶魔转世!世上哪有魔鬼?若真有,那也是帝都那个嗜杀的暴君与眼前这个残狠的统领。”

“哼!莫要大意。”

雷雨朝着灰衣壮年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便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校场,将头扬得高高,似在等待着什么,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终于甩掉了……”

“如若他不是恶魔转世,帝国为何要四处寻搜他的下落,还到处屠杀无辜的性命?”

赫战对于自己手下这个百夫长也很无奈,虽然扎耳哈粗犷像只笨熊,但是却有剑客巅峰的实力,更是有着奇大无比的力气,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日出帝国以剑为尊,使剑者共分有剑士、剑客、剑师、大剑师、剑圣五大境界。

雷雨心中一松,顿时一阵晕眩袭上大脑,昏死过去。

“哼!那只是帝国暴君为他的杀戮找借口罢了。”

赫战招招手,将步兵队长唤来,俯身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而后挥手道:“我们走!”

而剑师则是帝国每一个剑手都渴望能够达到的一个境界,这是剑道的一个分水岭。大部分人终其一生最多只能停留在剑客境界。从剑客到剑师,就是一个质的跨越,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少之又少。

侥幸的是,河流可以让帝国的猎犬嗅不到他的去向。

“就算三公子不是恶魔转世,但是此时……如若我们不交出三公子,雷氏部族可要灭顶之灾啊。届时,我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

最少雷雨见过的剑师就只有一个,他的父亲——雷傲天。

…………~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若将三公子交给这帝国狗,哪还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我们雷氏部族的人绝做不出出卖族人的事情,你们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雷霸砍下你们的狗头!是条汉子,就与他们杀个你死我活!”

“吁~”

而分别剑师与剑客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剑师能够将自身的内劲通过剑尖透射而出,也就是大家都说的剑气外露,这是剑客所办不到的。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二爷说得对,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赫战领着千三百骑兵很快便来到了雷雨所说的地方,只见此处竟是一片异常茂盛的密林,哪有什么村庄。

剑道之路异常艰难,能够达到大剑师境界的剑手,无一不是名动大陆的最强武者。至于剑圣,那则是遥远的传说。

“摁?有人在说话!”

“……”

赫战的脸色骤然有些难看起来,愤怒的策马来到雷雨跟前。“锵”的一声拔出了配剑抵在雷雨颈间,喝道:“小子,你竟敢骗我?”

不一会儿,一人匆忙而来,叫道:“三公子!族长叫你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雷雨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吃力的睁开眼睛,竟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堆满木柴的小屋里,自己卧睡着柔软的干草。

雷傲天回身,冷冷眼神地将数百族人一一扫过,低吼道:“都给我住口!”

雷雨故作一惊,慌忙道:“小的哪敢,哪敢啊。他们村庄就在山上,山上不仅有个小村庄,还有一个清澈的小湖,小的就是在那个湖边遇上那个人的。”

“哦,我知道了。”

“啊~”

吵吵嚷嚷的雷氏族人见族长发威,皆安静了下来。

“当真?”赫战半信半疑道。

雷雨早就猜到那人定会找他,他也正在等那人来找他。于是雷雨收起笑容走下校场,一步一步的朝着雷氏大寨中最大的宅房走去。

雷雨刚想起身,结果剧痛从身上的多个伤口处传来,使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雷傲天将族内一灰衣壮年支了过来,问道:“雷风,你二弟三弟呢?”

雷雨连忙道:“千真万确,小的哪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小的长这么大还没睡过女人呢,又哪想就此死去。”

雷雨来到大宅前,宅门紧闭,于是他踮起脚往里瞧了瞧,却什么也没看到。雷雨只能推门而进,却见那人一脸愁思的仰躺在座上。雷雨紧张的走过去小心道:“父亲,您唤孩儿有什么事么?”

“吱~”

雷风道:“我听到寨子被帝国军围起来了后,就让二弟带着族里的妇女小孩逃进密道中去了,至于三弟我没看到。”

扎耳哈打趣道:“哟哟呵,小娃娃你还是个皱鸡啊,只要你带我们抓到那个‘天命之人’,我扎耳哈便给你找上三个最风、骚的娘们,届时定让你尝到世间最销魂的滋味。”

雷傲天徐徐的睁开眼看清来人,便坐直身,两眼上下不停的打量着雷雨,在看得雷雨浑身不自在时,指着身前的座位淡淡道:“坐。”

房门轻响,一个娇小的身影闪了进来。

雷傲天赞赏的点了点头,道:“孩子,你怕死吗?”

闻言,雷雨脸颊顿时红了起来。

雷雨照着指示紧张的坐了下来。

她穿着一身浅白色的粗布衣,俏丽的脸上闪着灵动的光彩。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而感到羞涩,两颊红扑扑的,充满了健康与青春的气息。

“我不怕!”雷风立马仰头回道。

见此,扎耳哈笑道:“哟!瞧瞧,这个小娃娃害羞了。”

雷傲天看着他,道:“剑师了。”

她来到雷雨身边,喜孜孜的道:“你总算醒来了,我是第五次来看你了。”

“好,不愧是我雷傲天的种。”说完,便对着族群众人道:“你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魔,所谓转世恶魔只是暴君给他的杀戮找的借口而已。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魔鬼,那就是四处杀戮的帝国暴君亚路斯,那才是真正的魔鬼。你们是懦夫对吗?面对死亡你们害怕了是吗?”

“哈哈哈!…”

“嗯,前不久刚摸到了剑……剑师的境界。”面对着雷傲天,雷雨总会莫名的紧张。特别是他那冷冷的语气,使雷雨心里感到不自在。

少女散发出的青春热力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除了他的母亲,雷雨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女孩。雷雨定定的看着美丽少女,动了动干涩的嘴唇,艰难地说道:“这是哪?我睡了多久?”

雷傲天冒着血丝的双眼在族群中巡视一圈,方才喧闹的族人一个个都垂下了头,雷傲天接着低吼道:“如果谁怕死了,想要出卖自己的族人,那么就给我站出来大声的喊,大声的出卖,出卖的光明磊落,不然我雷傲天瞧不起他!有没有人要这样做,大声的告诉我,有没有!”

众人均笑了起来,借此打趣着雷雨。

“很骄傲,很得意。”雷傲天的神情总是那么冷淡,让人感觉他很冷漠无情。

“这里是日出帝国境外的鹿野之地。”她甩了一下翘在后面的两条辫子,天真的数着手指道:“你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呢。”

“没有!没有!没有!!”数百雷氏族人齐声道。

“好了。”赫战伸出左手,众人皆安静了下来。赫战转过身,对阵他的部下道:“留三百人在这看守,其余人下马与我一同进山。”

雷雨连忙道:“不,孩儿不敢。”

鹿野之地?这又是哪里。雷雨虽然一直都想走出日出帝国道法亚大陆去闯荡见识,但是对法亚大陆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

雷傲天提高了声音再次吼道:“大声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是!”众人齐声道。

雷傲天冷哼道:“有什么不敢,十七岁便达到剑师境界,的确是百年难见的奇才,你是应该骄傲,是应该得意。”

法亚大陆被两条十字相交的大河大致分割成西北、东北、东南、西南四个部分,除了西北一直没有国度外,日出帝国统治了东南部,东北则是月亮国,而西南则是邪恶的巫国。除此外还有一些未能被统治的强悍部落与帝国都不愿管辖的荒蛮之地,这个鹿野之地正是几处荒蛮地之一。

“没有!没有!没有!!”声音震耳欲聋。

进入林中,茂密的草木让人难以行走,众帝国战士皆拔出兵器劈砍着树枝与杂草,艰难的往深处行去。

“不,孩儿知错了。”雷雨低下了头,不敢看着他的父亲,声音越来越小。

不过只要出了帝国的领地,那么危险便降低了不少。

雷傲天傲气的点了点头,毅然转身,冲着寨门前大声道:“将军大人,您也听到了,我们部族都是最忠诚朴实的村民,并没有您说的天命之人。但若将军信得过小的,小的自当倾全族之力帮您寻找…”

“呔!小子,村子到底在哪啊?”扎耳哈左手提着雷雨的衣领,右手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不,你没错,错的是我。”雷傲天盯着雷雨,喝道:“把头抬起来!”

少女在雷雨身旁坐下,也不说话,只是带着很有兴趣地眼神看着他,似乎对他有很大的好奇心。而这时雷雨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起来。

赫战勒住坐骑,打断雷傲天的话:“哼!我最后问你一遍,真的没有天命之人?”

“应该过了这片林子就到了,快了,快了。”雷雨嘴上应着,眼睛却在四处打量着。

雷雨吓得连忙抬起头,胆怯的望着他。

雷雨尴尬的望向她。

“没有!”雷傲天毅然回道。

“哼!如果你是再耍我们,届时我就一刀把你的投给剁下来。”扎耳哈扬了扬他的大刀,威吓道。

望着雷雨略带怯意的眼神,忽的,雷傲天语锋一转,柔声道:“你的本事大了,心也大了,是应该去外面走走了,继续留在这小山里实是在耽误你。”一边说着一边从衣内拿出一本羊皮书,递到雷雨面前。

少女甜甜一笑,从身后端来一个竹篮,掀开盖在上面的布,一阵肉与大米饭的香气传进了雷雨的鼻中。

蓦然,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雷雨眼睛亮亮的盯着扎耳哈的刀道:“扎耳哈大爷,您的刀是把好刀啊!只要那么轻轻一抹,估摸着小的脑袋就跟脖子分家了。”

“呼!总算可以出去闯荡法亚大陆了。”

雷雨闻着香气四溢的饭菜,大喜过望,艰难爬地起身,接过饭菜便狼吞虎咽起来。

“哼!算你识货。我这刀可是帝都一流铸铁师打造,重二十四斤,一般人根本使动不了。”扎耳哈再次挥砍掉挡住路的横枝,只见手腕粗细的树枝随他轻轻一挥刀,便被整齐的消掉。扎耳哈气道:“这叫什么山路,竟这么难走!”

雷雨闻言,心中一缓。好奇的接过羊皮书,定眼一看,忍不住惊呼:“雷……雷氏剑谱!”

少女用手托着俏脸看着雷雨吃东西,一副蛮有意思的样子。

“是吗?竟有那么重。”雷雨口上应道,心里却在暗笑。

雷雨瞪大着眼睛,不敢至信的抬头望向眼前这位雷氏部落的族长,他又敬又恨的父亲。

雷雨吃了美味的佳肴,看了少女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自然,我骗你这小娃娃有何用。”扎耳哈一边挥砍树枝一边应答,由于山路难走,又要开路,于是提着雷雨衣领的手也松了开来,想是这么多人在这,量他个小娃娃也跑不了。

雷氏剑谱乃雷氏部族一位剑圣先祖所创的至尊剑术,奥妙非凡,共有上下两册,上册剑谱族人皆可习之,而下册剑谱则只有族长才能修炼。

“我叫西希。”少女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回道。

而就在这时。

他手中这本剑谱正是只有族长才能修炼的下册雷氏剑谱,能够修炼至剑圣的绝世剑谱。

“西希,这真是一个好名字。是你把我救回来的?”

“呀!我们到了,你们看村庄……”雷雨忽的拍了一下扎耳哈,然后朝着某地指去,早就有些不耐烦的扎耳哈闻声抬眼望去。除了一望无尽的草木外,哪还有别的东西。

虽然至今数百年来都未有人将其修炼至大成,但它一直都是雷氏部族的镇族之宝,亦是雷氏部族的荣耀,能够通往传说剑圣境界的瑰宝,更是雷氏部族族长身份的象征。

西希耸耸肩道:“不是我,是爷爷把你救回来的。他说是在溪边捡到的你,那时候你全身是伤,失血过多,气息很薄弱。如果没有爷爷给你采药,你就醒不过来了。”

雷雨乘着扎耳哈分神之际,一只手连忙朝着他手上的刀夺去,另一只化手为刀朝着他拿刀的右手劈去。

雷雨不解,他一直认为父亲是个冷漠无情又自私的人,怎会将这份礼物送给自己。

雷雨嚼完口中的肉,问道:“你爷爷呢?”

“啊!~”

“于今,我已将此剑谱传承与你,望你不要辱没我雷氏荣耀才好。”雷傲天知他心中疑虑,却不说明。

“他上山采药去了。你的伤口还需要涂抹一些草药,否则很难愈合的。”跟着西希又轻声道:“爷爷说你长相非凡,体格硬朗,又带着帝国一流的兵器,定有很大的来头,所以要我将你藏在这间柴房里。”

突来的剧痛让扎耳哈松开了大刀,雷雨连忙夺过,接着一肘猛的撞在他的小腹。扎耳哈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他看不起眼的小娃娃竟有这么大的劲道,痛的他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他深知雷雨心中早已渴望习练这册剑谱,好待修炼有成时去闯荡法亚大陆。但是雷雨不知的是,只有达到剑师的境界,才能够参悟这册剑谱。

雷雨心中一凛,西希爷爷的眼力很高,竟然凭着那把刀的外形便推断出自帝国。

雷雨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跃身一纵钻入草丛深处。

“父亲,我,我……”雷雨双手激动的捧着剑谱,心中滋味难明。

这位老人应该不是一个寻常之人。

留下一群还处于发愣中的帝国战士,迅速逃去。

他今天之所以公众展露自己剑师的实力,就是想凭此向雷傲天提出习练下册雷氏剑谱的要求。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剑谱就以到手。

“也许是误以为我是帝国来的人,才将自己救下的吧?如若他知道我只是一个小部落的无名小子,不知他会作何感想。”雷雨心中不禁苦笑。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天命之人’,有种你们就追上我。哈哈哈……”

“你已经是剑师了,我也留不住你。”雷傲天背过身去,摆手道:“走吧,收拾行李就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雷雨吃完了饭菜,将篮子放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均已包扎的妥妥当当。

待他们听到雷雨远远传来的这句话的时候,这才完全反应过来。

雷雨看着父亲的背影,咬了咬牙,退了下去。

看着吃完了饭又躺在草床上继续休息的雷雨,西希鼓起脸腮气道:“人家告诉了你自己的名字,你怎么不说你的名字呢?”

“快给我追!”一声属于赫战的暴喝从队伍后面传来。

待雷雨走远,雷傲天才缓缓地转过身来,眼无焦距的望着屋顶喃喃道:“小芳,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他已经是个剑师了,高兴吧?他才十七岁,这样的天赋我闻所未闻。让他到法亚大陆去历练历练,或许真的能练成祖宗的剑法,成为一代剑圣,那样我也算对得起你了。如今帝国暴君四处屠灭周边部落,说不定哪天就……”

雷雨看着她那入世未深的纯真模样,可爱之极,于是脱口而出道:“我叫雷雨,很高兴认识你。”

日出帝国,位于法亚大陆东南角,管辖着四周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部族,国主亚路斯倡导和平,让相互厮杀多年的部落之间和平共处下来,深受众族爱戴。

说出了后,雷雨才感到有一点后悔,他不应该透露自己的身份,因为此时帝国定然已四处搜拿他的下落。

而就在十年前,不知为何国主亚路斯性情大变,变得嗜血残暴,不断地扩张领地,搅得法亚大陆狼烟四起。

这时,茅屋外远远传来马的嘶叫声,西希顿时跳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去喂马了。”然后急忙闪了出去。

近来更是不知什么原因,帝国军队四处屠杀周边部落,搞得众部族人心惶惶,却又不能逃离…………

雷雨双眼定定的看着屋顶,一束阳光从屋顶小天窗照射下来,使柴房里面弥漫着安逸与祥和。雷雨深深地舒了口气,微微一笑,当前最要紧的就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

“报!”

不一会儿,柴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西希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她拨开我身边的柴草,然后里面露出一个环盖。西希小手拎着铁环用力一拉,圆盖便被拉起,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穴。

这时,忽然一人大嚷着匆忙的闯了进来。

雷雨不解的看着她,刚想开口询问,西希便捞起他的刀就朝洞穴扔了进去,然后扶着他叫道:“快点躲进去。”

“什么事!?”雷傲天冷哼道。对于闯进来惊扰他的人,雷傲天并没有给予好脸色。

来人是负责站哨的一位族人,他敬畏的望了一眼雷傲天,哆哆嗦嗦道:“报族……族长,帝……帝国军……军队把……把我们围……围起来了。”

“什么!”

本文由散文随笔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救世天下第二章,短篇小说